只有当囚犯赛局是无限次重复时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0-13 10:27    次浏览   

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台湾的礼貌,我们的人民是超乎寻常的善良,常常不求回报的帮助陌生人;但我们的政治却超乎异常的险恶,政客玩的是“只此一次”的游戏,蓝绿政客之间都不愿给对方基本的信任或尊重,“立法院”殿堂上粗暴的恶言相向,反而可以得到各自阵营的掌声;但事实上谁也不可能毁灭对方,结果台湾就陷在这一个大型的囚犯困境中动弹不得。

在讨论礼貌到底重不重要前,也许先看台湾一个吊诡现象,简而言之,我们是“好礼的社会、失礼的政治”;我们自己可能习而不察,但是海外或大陆游客感受就很明显,他们早在媒体看到台湾的蓝绿仇恨、南北对立,还没进入台湾前就心有疑惧,没想到一踏上台湾,看到的都是热情、乐于助人的台湾人。有时,台湾人也隐约的感受到这样的矛盾,在狂暴与客气间无所适从。

中新网12月7日电 近日,台湾岛内舆论因为台湾清大学生在“立法院”大骂当局“教育部长”而沸沸扬扬,有人批该大学生不尊师重道,有人批当局为了礼貌问题而模糊了问题的焦点。对此,台湾《中国时报》刊载投稿文章指出,台湾其实是一个拥有“失礼政治”的“好礼的社会”。

研究赛局理论的人都知道,在单次的囚犯困境中,只要够理性的人,一定会背叛对方,只有当囚犯赛局是无限次重复时,才能解决这个难题,让理性的人也愿意互相信任合作;这很像我们真实的人生,你可以不给陌生人好脸色看,因为他反击的机会不大,相反的,如果是你的同事,大家每天还要碰面,你就必须学得要合作。

台湾的“失礼政治”,反映的是蓝绿政党对彼此发自内心的仇恨;相反的,一般在政治性辩论前会先尊称对方,尽量不人身攻击,即使是对手,都要赋予该有的基本尊重。他们的表现,就如亨利?戴维?梭罗说的,人们“必须同意一套特定的规则,叫做礼节和礼貌,使频繁的会议变得可以 忍受,而不必走向公开宣战。”表面上,这样的礼貌很功能性,但是,当人们彼此愿意待之以礼,背后其实有着真正重要的价值。

礼貌,反映的是我们愿意和平相处的善意,政治上,不应该永久的不讲求礼貌,因为,暴戾的政治总有一天会反噬我们这个好礼的社会,最近的历史可以告诉我们,礼节一旦失落,是很难找回的。(吴典蓉)